走失的婆婆丁

妮克喜欢玉米酒恩瑞拔丝先生。

七戒律首要

“血族必将永不放弃追寻沐浴阳光之法。”


她哼着不成曲调的哀歌,端坐于王座之上。

羽毛燃烧发出阵阵难言的气味。

好难闻,恩瑞波司会清理的吧。


她回头盯着地上一片染着血的尘灰,笑意纯良。

我的恩瑞波司哥哥呀——


妮克亚斯没有想把恩瑞波司装进盒子的打算。

二皇女殿下打量着恩特尼特宫窗檐洒进的金色光辉。

是她不曾见过的。

是太阳。


她凝视着苍白指尖骤然出现的血色。

不过是皮肤灼烧后浮现出的大片溃烂。


微弱的阳光到底对她造不成什么伤害。

像是 触摸恩瑞波司的唇瓣,温热柔软。


糟糕,她竟然学会了怀念吗?


光落在她身上,像是恩瑞波司轻抚头顶。

上帝会宽恕可爱的小朋友,即使她并不信奉神明。


皇女殿下觉得自己似乎拥有了陌生的记忆。

她想起恩瑞波司携着她在池中起舞,如翩飞的蝴蝶。

她想起恩瑞波司吻着她,承诺着奉上自己的一切。

她想起飞鸟旗帜在狂风暴雨中折断,被踩进泥泞土地。


恩瑞波司站在殿外,遥遥向她伸出手来。

光从他身后而来,模糊一片。

好黑,看不清神色。


我的恩瑞波司哥哥呀——你要带我去哪?

是那片温暖的光下吗?

是华丽隆重的宫宴吗?

是郁金香盛放的花园吗?


应答我。

不得忤逆我。

向我奉上你的忠诚。


恩瑞波司哥哥呀——我们要去哪里呢?


她扑进一片气息冷冽的怀抱里,身后火光飞溅。

妮克亚斯挽着他的手,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


……

默都努尔宅


恩瑞波司小心翼翼照料着玻璃罩中的蓝色绣球。

铲子挖开整片园中土质最为松软的地方,将花缓慢移栽下去。

入目,一片蓝色汪洋。





评论(7)

热度(1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